南海之戀〈第二章〉 學期是到了尾聲,雖然劭華已經沒事,但蕙玲還有兩科期末考。週一,兩人一起窩在洞洞館三樓劭華的辦公室內,蕙玲猛K著「經濟學原理」的筆記,劭華則研究著法大寄來的資料…。 「劭華,可以教我一下什麼是『二階條件必須為負』嗎?」 「什麼?你不是在修經濟系開給外系修的的經濟學原理嗎?」 「是啊。」 「那怎麼會有這麼專業的東西呢?」 「沒錯啊!這的確是上課的內容,要用到微積分,但很多人都不懂。」 「你們老師是誰?」劭華皺著眉頭,不解地問道。 「吳-德-順老師」蕙玲赧赧地回答。 「難怪,沒有好學歷的老師最喜歡教難的東西,自卑感作祟!」 「別這樣嘛,老師可能是想讓我們多學點東西啊。」 「好吧,拿過來。」劭華悻悻然地。然而,劭華還是暗自慶幸著:好在最近才複習過,要不然現在豈不穿幫! 雖然花了好一陣子,但由於蕙玲沒唸過微積分,劭華努力了半天還是成效有限,只有教她如何有效地記下來,以防萬一。蕙玲臨陣磨槍,專注地啃著筆記,但是表情也隨著筆記內容的難易而變化著。劭華看完了法大的資料,表面上攤開了李保玉的「留美會話專輯」在強化英語,事實上每三、五分鐘眼光就轉到蕙玲身上-從蕙玲的髮型、髮箍、洋裝,到腰帶、紅鞋、蝴蝶結,以及蕙玲的一顰一笑,一一都成了劭華端詳的目標。雖然兩人之間的距離還有兩、 三公尺 ,但劭華清楚地看出,蕙玲的筆記本都是打了三個邊洞之後,用紅色的絲線串綁起來,再打成蝴蝶結居酒屋完成的。蕙玲的筆跡漂亮、豪邁卻又工整;每個動作都優美、閑適地恰到好處,沒有一絲急促、緊張的樣態,著實讓劭華心盪神怡、難以專注,心中暗自盤算著:如果蕙玲是未來家中的女主人,那麼這個家的氣氛,必然是…。 「你在幹嘛?」蕙玲猛然抬頭,逮住了正在出神凝望著蕙玲的劭華。「沒有幹嘛…」劭華有如偷糖果的小孩,被媽媽逮個正著一般尷尬,急忙轉回泛紅的臉頰,低頭叮著會話專輯…。「撲嗤!」蕙玲用手摀住了小嘴,差點掩蓋不了劭華的窘態所引發的笑意。按耐了幾分鐘的劭華,終於忍不住了:「蕙玲,我終於瞭解,你後面為何會有三位數的仰慕者了!」「我不是說過:『謠言止於智者』嗎?」「這絕對不是謠言,如果連我都如此著迷的話!」「好吧,就算是,好不好?走吧,吃飯去了,反正我也看得差不多了。」蕙玲不願意陷在這個讓她既自豪,又有點尷尬的話題上。 用餐時,蕙玲存心「拷問」一下劭華。在服務生上了前湯之後,立刻拋出一句:「你沒有交過女朋友嗎?」「沒有。」劭華心中暗忖:這得小心應付。「你認為我會相信嗎?」蕙玲舀著熱湯,仍舊步步進逼。「的確如此,我何必說謊!」劭華聳聳肩。「為什麼?難道沒有心動的女孩?」「當然有,只是好女孩的『供給』有限,但『需求』太大,『均衡價格』太高!我付不出這個均衡價格。」「喲,好個『愛情經濟學』呢!你的內、外在條件都還不錯,怎麼會付不起均衡價格呢?」「是真的,因為是『完全競爭市場』,願意加碼付高價的人太多了,我不願意加碼!」「怎麼說?」蕙玲邊喝著湯邊問。「想想看,要打電話結婚、寫信、站崗、買花、預購電影票、請客…,我沒那麼多精力和時間!」「那你遇到心儀的女生會怎麼辦?」「我通常頂多給她『三次機會』!」「什麼,你給她三次機會?這是什麼意思?」「我頂多會約她三次,如果她不答應,我就會放棄!」「這是什麼邏輯?許多女生都會不斷地回絕來測試你的誠意啊!」「沒錯。但你想想,只不過是要想認識一位女孩,也不知道雙方是否合適,為何要低聲下氣地像哈巴狗一般?」劭華意猶未盡:「我寧可把時間用在看書上面,像史賓格勒的『西方的沒落』、威爾杜蘭的『哲學的故事』、房龍的『人類的故事』,每一本都可以讓我廢寢忘食!」蕙玲聽了覺得有趣,剝著剛送來的麵包,狐疑地問道:「你很有骨氣!不過,你成功過嗎?」「過去可說是『屢敗屢戰』,不過我堅持原則,也許你算是第一位『慧眼識英雄』的。」「那麼,你認為我很廉價嗎?」「當然不是,是你比她們都有智慧,懂得良機勿失!」「這是機會嗎?不會是歧途吧?」「等著看吧,她們未來都會後悔的!」「你這麼有把握嗎?」「當然,有幾斤幾兩,自己最清楚了!」蕙玲顯然極少看到如此有自信的男孩,雖然默默地切著海鮮,但嘴角彎彎的那抹笑意,似乎表達了她的滿意…。 整個週二和週三白天,兩人都沒有見面,因為蕙玲週三上午考日本史,下午考經濟學原理。週三傍晚,蕙玲考完了經濟學,正要步出法16教室,遠遠就看到劭華已經等在弄春池邊…。 「不是叫你在校總區活動中心等我嗎,怎麼跑到法學院來了?」蕙玲四處張望著,看看是否有熟人。 「沒辦法,一秒鐘對我而言都是G2000煎熬!」 「你這麼沒有耐性,將來還想成大功、立大業?」蕙玲存心虧他。 「別損我了!怎麼樣?考完了,慶祝一下吧。去哪?」 蕙玲思索了一番:「這樣吧,台大附近也沒什麼新鮮的,我們去中山北路好了!」 「中山北路?有什麼特殊的嗎?我只聽過幾條通、幾條通的,聽說日本人最喜歡去!」劭華故作迷糊地消遣蕙玲。 「少來了!」蕙玲白了劭華一眼。「聽說有一家叫『夢咖啡』的西餐廳,歌唱得很棒。」蕙玲閃耀著期待的眼光。 「喝!有這家店,為何沒聽說過?」 「台北市成千上萬家店,請問你到過幾家?」 「說的也是,那就去看看吧!」 劭華要叫計程車,蕙玲堅持先看看是否有公車,兩人在成功高中站找到了297路公車,很快就來到了中山市場站。沒走多久就看到了「夢咖啡」西餐廳。 一進門,燈光朦朧、白煙裊裊,果然是店如其名-如夢如幻。接待的侍者立刻導引他們入場。寬敞的雙人座沙發之間都有隔離效果的植物,夾層式的二樓以優美的波浪曲線伸展到一樓近半的位置。耳際傳來安迪威廉斯「最後華爾滋」的唱片美聲,音響美得令人想即刻就跳進舞池。 「果然是格調高雅!」跟隨侍者進場時,劭華轉頭向蕙玲示意。蕙玲沒有回應,只是微笑跟隨,兩人旋即選坐在靠中山北路的窗邊。合宜的沙發高度讓人可以隨意轉身,也可以相互依偎。眼見鄰座的情侶紛紛充分利用地形地物,掩護彼此的需要。劭華和蕙玲卻還是正襟危坐,雖然彷彿已經相識多年,但畢竟才認識幾天,況且主要是要來聽歌的。 當歌聲逐漸收縮結束時,四下卻響起了掌聲。劭裝潢華一頭霧水,才發現居然是現場演唱,並不是唱片音響。劭華驚駭不已,難以相信台灣竟然有這麼優美的歌聲,幾乎是「原汁原味」,令人難以分辨是原唱還是彷唱! 兩人所點的餐點一道道地上來,劭華發現是可以現場點歌的,於是在紙條上寫了Love Story。放在桌邊,準備晚點再交出去。 「你學鋼琴多久了?」劭華還是覺得活動中心的鋼琴夜令他難以忘懷。 「從小就學,經常為合唱團伴奏。」蕙玲得意地回應。 「我沒你那麼幸運,不過我從小到大,音樂科的分數一直是全班最高分!」劭華不示弱地回話,且欲罷不能:「你知道為什麼嗎?」 「為什麼?」蕙玲好奇地接道。「因為我小學一年級的音樂老師居然是師大音樂系的,我的樂理從小就打下深厚的基礎。到了中學,只要考樂理,老師一出完卷我就交卷了,哈哈!」 「你是唸什麼貴族小學?」 「沒有,只是糖廠的小學,但師資當時在鄉下算是最好的!」 「真有趣!」 兩人一搭一和地享受了考試後,完全沒有壓力下的歡愉時光。侍者悄悄地走過來,輕聲問道有沒有要點唱,劭華立刻將寫好的紙條交出。 「你點了什麼歌?」 「你待會兒就會知道!」 「別這樣,快告訴我!」 「告訴你還有什麼意思!」 「那我明天不和你出來了!」 「…好吧,是你在活動中心含著淚光彈完的那首。」 霎時,蕙玲沈默了下來,神情漠然地問道:「你唸完碩士還要念博士嗎?」 「應該是吧,台大不都是說:『來來來,來台大;去去去,去美國』的嗎?」 「你們班出國的有多少?」 「已經過半了呀結婚!難道你們班不是嗎?」 「我們班也很多。不過我父母不太願意讓我出國,他們要我趕快找個好對象嫁了!」 「什麼?這種時代還有這樣的父母嗎?」 「唉,父親經商失敗過,所以比較有危機意識,不太願意讓我們冒險。」 「哦!但是現在不是流行『吹台青』(崔台菁)嗎?沒有出國留學的台灣青年會吹牛嗎?」 「撲嗤!別開玩笑了!」蕙玲忍俊不止。 就在小兩口談笑風生之際,Love Story的歌聲已經在伸展台上響起;兩人頓時沈靜了下來,默默沈醉在醉人的旋律之中…。 「你可能唸完碩士就回來嗎?」蕙玲試探性地問道。 「可是只唸碩士好像對國家沒有太大的幫助吧?」劭華坦白以告。 「你還真愛國哩!那麼不出國唸書的就不愛國嘍?」 「當然不是啦。但是,去年底才中美斷交,我們這些社團幹部都說好了,要唸個博士再回國奉獻的!」劭華的告解聲越來越小…。 「喲,瞧你們這些社團幹部,可真是偉大哩!」蕙玲挖苦著劭華。 「國家總要有一些人『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』吧!」 「唉喲,好一個范仲淹耶!」蕙玲差點失聲而笑。 「說真的,告訴我你如何拿到全額獎學金的?一般玩過社團的人功課都不怎樣,對吧?」蕙玲好奇地問道。 「你說的沒錯,我真的不知道為何如此好運。我托福根本沒補習也沒準備,只考了五百二。大二和大三玩社團,成績一塌糊塗!」劭華是有點茫然…。 「喔,我知道原因了!我大三下和大四的成績直線飆升,四上差一點拿書卷獎。四下沒有書卷獎,否則我應該有。所以,他們一定是認為我有潛租辦公室力!」 「嗯,還真看不出來你是『能伸能屈』呢!」蕙玲看來是挺滿意的。 「說真的,蕙玲,你不想出國嗎?」劭華略顯膽怯地問道。 「我雖然玩過系學會,但是對學術沒有那麼大的興趣,特別是我的專業-歷史,只是在研究一些打打殺殺的事件和陰謀詭計,沒有太大的意義!」 「哦,那麼你馬上就大四了,要如何規劃未來?」劭華沒想到自己最有興趣的歷史,蕙玲居然是如此看法。 「我覺得這個社會需要正確的教育,許多人從兒童開始就沒有受到適當的教育,長大了就難以教導。」 「那麼你想當老師,小學老師嗎?」 「也許是,也可能是和幼教相關的事業。反正我喜歡小孩,不喜歡成人世界的爾虞我詐!」蕙玲彷彿是人生閱歷豐富的老人,訴說著出世的想法。 「我同意成人世界的複雜,但如果正直的人都逃避,留下來的不都是壞人了嗎?」劭華不解地回應。 「我管不了那麼多,讓你們這些還有雄心壯志的社團領袖去傷腦筋吧!」 一陣沈寂之後,耳邊響起了劭華最喜歡的「田納西華爾滋」前奏。已經有人在舞池婆娑起舞、風華翩翩。劭華終於忍不住了,拉起蕙玲,步向中央。蕙玲輕巧的舞步,讓劭華充分享受了默契十足的快感。 一曲慢舞之後,接著是快速的「吉魯巴」,蕙玲立刻散發出興奮的神色。劭華沒有認真學過吉魯巴,蕙玲示意要帶他跳,這下還真的有點糗。但是在蕙玲精湛的舞藝帶動之下,劭華竟然跳得有模有樣,覺得十分過癮…。霎時間,餐廳顧客的眼光都集中到蕙玲的身上,劭華也十分得意地分享了蕙玲的榮耀…。 一陣瘋狂之後,兩裝潢人回到了座位。待心跳稍緩,啐了一口飲料之後,劭華還是掩蓋不了興奮的心情,揚起眉頭笑著問道:「你學過跳舞?」 「從小學的,去年還是學校土風舞社的顧問。」看得出蕙玲又有了一絲得意的微笑。 「你知道,我最不喜歡參加舞會。」 「為什麼?」 「因為,每次漂亮的女生前面,都有一堆男生在你爭我奪;另外一些長得sorry的女孩卻都成了『壁花』,我看了難過!」 「那你就不要參加啊!」 「但系裡最喜歡辦舞會,也不能都不參加!」 「那你都做什麼?」 「我通常在旁邊,陪跳累的人聊天;另外,再找幾個壁花跳跳,盡點『義務』!」 「為什麼是盡點『義務』?」 「好歹大家都是同學,減少這些現實男生的罪孽!」 「果然是國家的中流砥柱,要不要推薦你去當『好人好事』代表?」 「別損人了!…你真的跳得很棒。參加土風舞社一定迷死了一托拉庫的男生!」劭華誠意地讚美。 中山北路週三的夜景是朦朧和悠閒的,劭華和蕙玲從容地從二段漫步往台北車站,享受了「月夜行」的浪漫。穿過南京東路路口時,轉入了人行地下道,劭華自動地伸出左手攙扶著蕙玲的右手,蕙玲本能地要縮回右手,卻被劭華緊握著不放;蕙玲掙扎了兩、三秒後,終於順服在劭華有力的手掌之中。 就這樣,劭華和蕙玲像一對情侶,享受著台北非週末的幽靜夏夜。劭華心情激動、心跳加速地緊握著已經到手的「獵物」,狀似專注地盯著路面,但卻默默地向上蒼祈禱,深怕到手的獵物又被上天收回。蕙玲則咬緊下唇,彷彿是剛被馴服的野馬,不情不願地走向欄中…。租辦公室 週四中午,劭華請了立功、媛玉吃飯,蕙玲當然也是陪客。為了表達謝意,劭華特別選在忠孝東路的總督西餐廳,既豪華、高雅,又不會擁擠不堪。 立功顯然對他的仲介甚為滿意,依舊是以一幅神秘的笑意問道:「怎麼樣,這幾天你們相處地還不錯吧?」 蕙玲偷瞧了劭華一眼,快速地收回眼神,不發一語地望著菜單。劭華「嗯」了一聲,聽不出是表示同意,還是在清喉嚨,顯然也不知如何啟齒…。 老練的媛玉接了腔:「瞧你這個介紹人,幾天都沒有關照顧客,現在被請還得了便宜賣乖!」 心滿意足的劭華,誠意十足地舉起水杯,笑意盈盈地說道:「多謝你們,楊過和小龍女終於相會了!」 蕙玲也舉起水杯,沈默地喝了一口。 立功微舉菜單,看了看價目之後,眼睛睜大地瞧了劭華一眼:「劭華,你助教的薪水請得起吧?」 劭華胸有成竹地回話:「放心,我在銀行上班的積蓄還有一些,你們儘管點吧!」 媛玉遲疑了一下,開口問道:「劭華,說說看,你為何不待在銀行捧金飯碗,非要到國外吃苦呢?」 沒等劭華開口,立功就搶著回答:「你們有所不知,銀行雖然收入不錯,但是工作單調、升遷緩慢,沒有挑戰性。劭華雄才大略、志在四方,以後拿到了博士,說不定就直接空降,當董事長哩!」 劭華連忙客套:「別挖苦了,我只是想趁著年輕,一邊讀書一邊到各地走走、看看,增加人生閱歷,應該對未來有所幫助吧!」 媛玉看了蕙玲一眼,轉頭向劭華稍帶厲聲地問道:「你可別讓我們班上的才女當王寶釧啊!什麼時候回來?」 劭華還一愣一愣地不知如何西服回應,立功又搶話了:「聽說泰國浴是溫柔鄉、英雄塚,你不會忘了回來吧?」 媛玉瞪了立功一眼:「哥啊,你真的要討打嗎?哪壺不開題哪壺!」 大夥兒吱吱喳喳,享用了一頓豐盛的午餐。喝著飯後咖啡的時候,氣氛逐漸有了轉變,大夥兒開始意識到劭華真的後天就要走了,豈止是對蕙玲不公平,連立功也感到即將少了一個親密的伙伴。 「你難道走之前不回台南家看看?」立功關懷地問候。 「我今晚就會回去,明天下午上來。」劭華落寞地回應。 「記得隨身帶張蕙玲的照片!」媛玉細心地關照。 「也別忘了給我們寫信或來電!」立功忙不迭地加上。 就在此刻,餐廳竟然響起了翁倩玉所唱的「珊瑚戀」:「那一天,偶然的,在海邊遇見了他;像皎魚,一樣的,活潑又健康。從身上,掏出了,潔白的一棵珊瑚;悄悄的,走過來,默默的地給了我…說是情,彷彿不少;說是愛,還嫌太早…」大夥兒頓時面面相覷、啞然無聲…。 蕙玲失神地望著窗外,劭華拍了拍蕙玲的肩膀,也不知如何安慰。立功和媛玉互看了一眼,會意地先行告退。剩下來一對認識一週,即將別離的一對男女,相互交換著離情…。 版權聲明:「南海之戀」情節純屬虛構,所有劇中人姓名亦為杜撰,如有雷同之處全為偶然。※  若引用作品,需標明作者姓名和出處。※  使用者不得以商業目的使用本著作。※  使用者不得為商業目的而改變、轉變或改作本著作。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東森房屋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tk74tkkcs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